每年夏天有多少高考志愿是父母决定的?__大宁网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宁德 > 社会 >

每年夏天有多少高考志愿是父母决定的?

时间:2018-05-19 09:58:52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

\

资料图:高考。王康明 摄

固执的孩子总会让父母伤心,不过重要的是,你是否有能力向他们证明,你的一意孤行会赢得不一样的快乐——

有多少高考志愿是父母决定的

而偏偏是这个纯属意外之喜的成绩,间接造成了我和爸妈之间的激烈矛盾——

火药味持续了一个夏天

金娅

时隔12年,我还记得那年夏天填完高考志愿,回到家,爸妈和我“冷战”了一天一夜的画面。他们对我填报的高校和专业都极其不满,甚至气得不愿做饭,我默默啃了整晚的饼干,躲在小屋里不敢说话。

高考我没考砸,可以说超水平发挥,成绩比以往模拟考试高出整整40分。而偏偏是这个意外之喜,间接造成了我和爸妈之间的激烈矛盾,火药味持续了一个夏天。

在他们的思维体系和“心愿清单”里,我高分所对应的未来,是一个不容置疑的选项:省城某名牌大学医学院。而我从小到大都是街坊邻居交口称赞的“好孩子”,爸妈几乎都没想象过我不听话的模样。

但到了填报志愿时,我感觉,“好孩子”这个封印,忽然在我身体内分崩离析了,一个更强烈的主观意愿对我苦苦相劝:选你喜欢的大学和专业吧!去那座南方城市学建筑设计吧!

因为高一暑假看了几部美国电影,展现了建筑设计师这个行当的奇异生活,这个职业让我心驰神往,难以自制地想要进一步了解、靠近。我还去中学附近的新华书店、图书馆翻找讲述建筑设计师的人物传记,最喜欢有一本讲梁思成、林徽因经历的书,读了不下十遍。

或许仅仅因为暑假里的“一见钟情”,就让我蓦然找到不同于其他同学的人生规划。建筑如同凝固的时间、凝固的旋律,很美,又很神秘,我希望用往后岁月一点点探索其间暗藏的辽阔天地。

在高考志愿表上,我郑重写下了“建筑设计”,选定了一座建筑研究资源充足的南方城市。填我自己认为对的高考志愿,爸妈彻底失望了。本该欢天喜地庆祝高考胜利的夏日,因为我的固执,家中气氛降至零下。

我从不责怪爸妈的强势和局限,甚至能以一个近乎局外人的清醒视角同情他们,理解他们。一方面,有限的人生阅历,让他们无法接受更多独特乃至古怪的职业可能性;另一方面,他们摆脱不了周遭环境的强大影响——在那座我生长了17年的故乡小城,大多数家庭的亲子关系都如此相似,子女填报高考志愿的选择权,基本掌控在家长手里。

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“爸妈能害你吗?”“父母就是想让你少走点弯路,以后生活舒坦些。”这样的说辞,常常被用来调教任何萌生“叛逆”念头的孩子,而最终乖乖服从者,就要承受不免缺乏个性色彩的前路。

家长为子女决定高考志愿,多半基于对“以后能不能找到好工作”这个问题的自问自答。如今我还清楚记得,当初同班同学们填报高考志愿,就如同一次大型集体“撞衫”。

那两年,在我的家乡,银行、医院、公安局为三大最热门工作单位。因此,一群尚不懂人生追求为何物的十七八岁少年,会在家长的好说歹说、“威逼利诱”下,纷纷在高考志愿表上“投奔”各大高校商学院、医学院,以及一些警校。那年高考,我们班六成同学选了金融专业。

当时我一个很要好的文科班朋友,本想填报她心心念念许久的中文系,结果遭到了从父母到班主任的“群嘲”。成人世界阻止孩子的理由真是功利到不可思议,班主任说:“学中文系?你未来就想和我一样,只能当个语文老师吗?”妈妈继续“补刀”:“你如果当不成数理化老师,就等着过穷日子吧!”

而我另一个远方亲戚,填报过程就是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她从头到尾都只能保持沉默。她的爸爸认为,上公安院校,毕业“包分配”,省去以后求职的诸多麻烦。

爸爸专制拍板的高考志愿,可怜了我这位亲戚。先是上学前的暑假被迫天天跑步游泳,疯狂“甩肉”15公斤,后是上学后因为体测总不合格屡屡愁眉苦脸。更悲剧的是,当她毕业前一年,“包分配”骤然消失。求职季,她依然捧着简历在茫茫人才市场手足无措,原来人生该过的槛该绕的弯路,从来不会因为父母的庇护而减少分毫。

12年前的夏天,执意填报个人意愿的我,在那个时段没能得到父母的理解,甚至九月妈妈送我上大学时,眼睛里依然写着浓重的不满和忧虑。

谢天谢地,我终究运气不差,凭着年少时那股近乎冲动的热爱,以及求学期间获得的学术、实践资源,终究如愿以偿,毕业进了那座城市最好的建筑设计院工作,安居乐业,还接退休的爸妈和我一起生活。

家中无人再会提起那个夏日的不快。但我常会想起毛姆在《刀锋》里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,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。”固执的孩子总会让父母伤心,不过更重要的是,你是否有能力向他们证明,你的一意孤行会赢得不一样的快乐。

母亲想知道父母的“无能”是否给我造成了消极的影响——

感谢你们让我自己拿主意

陈芳荣

今年寒假返校,妈妈骑车载我去坐公交时,我坐在车后座,一边恋恋不舍地感受着南方初春微醺的风,一边漫无边际地说着不久之后我忙碌的学习和生活,说到了正在进行中的语言调查。本来一直安静听我抱怨的妈妈突然遗憾和痛心地说:“唉……你会不会将来只能当老师了?要是像你同学一样,读了金融该多好……”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弄得措手不及,只能呆呆地安慰我妈:“学什么专业都有人找不到工作,咱们只要自己觉得开心就好了……”

这样类似的对话,在我记忆中仿佛出现过无数次,很多对我专业好奇的人,都会来一句“你想当老师呀?”我多半报之以尴尬一笑,接着迅速转移话题。

妈妈的担忧似乎在四年前就埋下了伏笔。当时间的指针往回拨,回到四年前的我面临人生重大选择的那个夏天时,爸妈对我的放任似乎就预示着他们的不安。

那时候,高考分数已经出来了,全家沉浸在喜悦中。我从提心吊胆的状态进入到忙碌而轻快的节奏中。我上网查找学校、专业,晕乎乎地跟各路前辈讨教商量。我想,我当时的状态可能跟大部分同学差不多,掂量自己,掂量学校。但反观我的爸妈,却跟大部分为子女操心填报志愿的父母不同,他们几乎没管,一点不像老谋深算、通达世情的军师一样给我任何有战略价值的建议,更不用说强迫我一定要选择什么。他们只是按捺着兴奋,跟前来恭贺的亲友“镇定而谦虚”地分享着我的喜讯。

到选择专业时,爸妈好像发现自己帮不上忙,带着些许歉意和无奈地对我说:“你想报什么就报什么……自己拿主意就好了。”但是父母这个身份注定能激发人的潜能,他们也开始去打听大学专业设置、填报的注意事项等等。当然,他们得到的信息也和网上铺天盖地的数据一样:学经济就业会比较好,学法律、学新闻也不错……于是,我妈开始问我:“你能不能学经济呀?我听说……”我也没什么其他主意,因为当时的我得到的信息跟他们也差不多。所以我妈这些带点旁敲侧击的小问题,对我来说,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功用,即使她不提建议,我也想填报经济类专业。

但是最后可以说是天不遂人愿。我的分数能上的大学,却并不允许我随意挑选专业。要么我就去低一档的学校,要么我就安安分分地学个纯文科专业。而我对经济学的向往,原本就是水中浮萍,毫无根底。可以说,在未接受大学教育之前,专业对于尚懵懵懂懂的我来说,就是一个空洞的概念。

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分析给爸妈听时,不出意外地,他们十分爽快地一致表示支持我的选择。不过他们再次语重心长地重复着原来的话:“你想报什么就报什么……自己拿主意就好。”而且在我做决定之后,他们也再次尝试着去了解我所学专业的前景——当他们知道女儿没有做出荒唐至极的决定后,便继续操心着各种别的琐事。

而当我再次面临人生选择,一步一步踏入社会时,作为在家里总揽大事小情的那个人,妈妈开始对我的未来感到担忧,以至于开始后悔当初放任我自由选择。她开始患得患失,甚至有时会责备自己的无能,不能在人生的关键时刻给子女有效的建议。

我常常会为此感到心酸,因为别人问我“学什么专业?将来做什么?”可能只是想获取信息。而我妈却是真切地希望我有个踏实的、光明的未来。四年过去了,她依然无助,我却长大了,也学到了很多东西,于是,她经常直接来问我,与其说她想知道我做什么,不如说她更想知道父母的“无能”是否给我造成了消极的影响。

其实,我自己还是很庆幸的,当初的“天不遂人意”让我最后有机会遇到我真正喜欢的东西,研究我感兴趣的学问。我对于当初选择的专业没有丝毫后悔,对于父母的“无能”也不曾有过埋怨。爸妈如果“真不懂”,还不如放手,正是他们的放任让我得以自由地做决定。孩子不会抱怨父母不管,最反感的是“瞎管”。

他们策划了另一套“志愿”,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我往那个方向引导——

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

侯敏

前两天,妈妈由于春季花粉过敏住院治疗。医院条件不错,她和一个非常健谈的南方老太太住在一个房间,我和爸爸还没回到家里,妈妈就给我打电话,说:“你还记得大学报志愿是怎么回事吗?是不是有个特别厚的报名册……同屋阿姨家亲戚正准备报考呢。”我跟老爸会心一笑,这下我妈不会无聊了,在医院这一个星期,有人陪她聊天了。

我妈这一问,勾起了我对人生重要课题——高考报志愿的回想。直至现在,高考报志愿时的迷茫和对未来那种充满希冀的感觉,我依然能回想起来。记得当时和爸妈一起翻看高考报考指南的心情,就仿佛是打开了一个百宝箱,内容精彩绝伦,珍贵异常,尤其是“一本”栏目下的学校,我看得口水直流,而爸妈也踌躇满志,预备“拿下”一个。

我是个在大事上有主见的孩子,就是那种从不后悔、也不善于吸取别人经验的人,俗称“愣头青”,在报考志愿上,我最开始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自我了。当时我一模、二模的成绩都刚好过了一本线,但由于我属于后来居上的选手,我觉得我的上升空间还非常大,在筛选学校时,我挑的全部都是一本里中等偏上的学校。顺便提一下,我那会儿报志愿纯粹相当于是赌博,是在对真正高考的状况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预估自己的排名,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,不像现在都是知道成绩后再报考。

记得我挑完学校之后,爸妈坐在旁边,半天没说话,他们太了解当时的我了,知道就算他们有异议,我也不听劝,父母的话都是当作耳旁风,甚至还要反着来。我后来才知道,他们陪着我选完学校,立马就跟我极其崇拜的英语老师露菲联系上了,把我的不切实际、异想天开狠狠吐槽了一番。露菲当然知道报志愿合理预期的重要性,于是我父母跟她策划了另外一套“志愿”,尽量把我往那个方向引导。

第一步,露菲老师不时地跟我提及他们的主推院校,让我在心里给它留下一个位置。第二步,爸爸故意开车途经这所学校,并且借口品尝大学食堂,将我带进了这所学校,当时正值春暖花开的好时节,学校的绿化着实给我留下了好印象。第三步,妈妈说跟我二模成绩差不多的一个同学报了这所学校,感觉这个学校环境不错,让我考虑考虑……

接下来,爸妈才正式提出,这个学校可能更适合我。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的成绩下来,虽然比这所学校以往的录取分数线略高,但综合前几次模拟考试的成绩,我也觉得,将这所学校作为我的一本参考学校是比较合理的,不过我还是把它写到了第二志愿,我始终认为自己可以考得更好。最后的结果没有什么惊喜,我果真由于十几分之差没能考上第一志愿,而去了这所学校,在这里度过了跌宕起伏的大学四年,而后选择了让我的生活变得完全不一样的职业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当时父母直接对我的报考志愿提出意见,我也会虚心考虑,毕竟这是到那时为止,我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。就算我再逞能、叛逆,父母的支持和指导也是我迫切需要的。从现在的生活来看,我也非常感激父母和老师参与我的高考志愿选择,助力我考上我的大学,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我珍视在大学经历的一切,这些经历让我现有的生活锦上添花。

家人定下的这个选项从未在我对未来的想象中出现过——

志愿 吾志吾愿

英煕

我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路口,就像上次一样。

如今想想,都已是四年之前的事了。

高考,中学生生涯的最大目标,我们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学习了12年,凭借自己挣得的分数,走到了人生第一次选择的路口——填志愿。

在此之前,所有的事情都像安排好的一样。小学毕业,顺其自然地进入最好的初中,以最好的成绩进入最好的高中……用爸爸的话说就是“用脚指头考试都能进”。我从未觉得自己需要做什么抉择。

可是,高考填志愿这件事情就不那么自然了。

首先,父亲向我讲述了许多同事家孩子成功的例子,都是经济、金融专业的高材生们日进斗金、飞黄腾达的故事。接着,父亲大笔一挥,写下他心中为我定下的高考第一志愿。那时的我,并不清楚这些都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。“反正学什么都还有无限的可能,我要去综合性大学里多闯闯。”我心里这样想着。

“你就照着我写的填上去吧。”父亲对我说。

就这样,在志愿录入系统的第一天我就乖乖地完成了所有的志愿填写。

可第二天,这些定下的志愿就作废了。

家里有个远方亲戚是军人,当时,他打电话向父母讲述了当兵的种种“好处”,父母和家人听了都非常心动,希望我也成为这样的人。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“国防生”仿佛是最好的选择。这一类别属于提前录取,一旦做出这种选择,别的可能性就没有了。

母亲是最先跟我谈心的人:“女孩最重要的是要有个安稳的工作!如果你去这个学校,从一入学就稳定了,每个月都会发工资,将来也不用愁自己找不到工作了……”

外婆也抓住了我的手,对我说:“宝宝,你知道吗,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女兵,可是当时情况不允许,我就没当成。现在这个机会多好呀!去当吧,我多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女兵啊!”

可是,家人的这个选项从未在我的设想中出现过。我从小就喜欢绘画、音乐、表演、播音主持,我喜欢更大的世界,向往更多的可能,我想多出去走走看看,体验不一样的生活。而如果按照家人的决定,填下这份志愿,我就失去了等待了12年的未来。

我鼓起勇气,对他们说:“我不想去。”

瞬时间,责骂充斥着整个房间,我的鼓膜被家人的声音震动着。我不断反抗、不断解释,可没有人听见我的声音,听取我的想法,他们一直重复着一句话:“我们这是为你好!”可是,他们不知道,我不喜欢、不快乐、不幸福,其实就不是对我好!

那个空间里的一切都使我窒息。我冲到了大街上,拼命地哭,拼命地喊,家人们也冲出来朝我吼叫。后来,我哭到再也流不出眼泪了,就使劲奔跑,想要逃离他们,逃离他们的声音,逃离他们的梦想。

几天几夜,我抱着填志愿的书,找到了出路——小语种提前录取。只有这个选项,可以逃避所有他们为我选定的未来,并且去到更好的学校,更大的平台。志愿系统关闭前一天,我撤下了他们为我填写的志愿。

……

在那之后,父亲很久都没有跟我说过话,可我依旧笃定地开始了属于我的大学生活。

大学里,我的专业是外语,同时也利用了所有时间旁听和选修了喜欢的课程,参加了各种学生组织与社团,获得了不可替代的成长。我还有幸出国交换了半年,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。此外,在我的努力下,我还成为了一名朋辈心理咨询师,完善自己服务同学……

一晃四年,即将毕业的我再次站在了人生的路口上。父母还像当年一样,想法未曾改变。而我,依旧“自作主张”找到了我喜欢的工作,准备迎接我选择的未来。

志愿,是我为自己做的第一个选择。我还会一直这样,不断为自己选择喜欢的人生,并且对自己的选择负责。

相关阅读

焦点关注

宁德洋中莲下迎来一年一度的“青蛙

    宁德洋中莲下迎来一年一度的“青蛙节 吸引万人前往观看
  • 5月12日,农历三月二十七,蕉城区洋中镇莲下村又迎来一年一度的青...

《红海行动》的张译和王强携手百名

    《红海行动》的张译和王强携手百名网络大咖齐聚海军驻宁德某部
  • 5月11日下午14时,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、中央网信办联手举办的相...

宁德时代 “朋友圈”再扩围 牵手

    宁德时代 “朋友圈”再扩围 牵手戴姆勒
  • 随着宁德时代和戴姆勒牵手成功,这家动力电池行业的独角兽又新添...

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福建上榜富豪

   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福建上榜富豪 宁德三人上榜
  •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榜单新近出炉。福建富豪占据了22席,其中有5...

福鼎市太姥山镇方家山村举办第五届

    福鼎市太姥山镇方家山村举办第五届“三月三”畲族歌会暨首届白茶故里文化节
  • 4月18日,福鼎市太姥山镇方家山村举办第五届三月三畲族歌会暨首届...

杨良雄:守望山区 播撒希望

    杨良雄:守望山区 播撒希望
  • 3月29日,星期二,柘荣县第一中学英语老师杨良雄如约来到自己心爱...

精彩热图

  • 热门分享
  • 每日推荐
  • “五险一金”将有变化 社保费率

    近期,五险一金发生不少重要的变化,这...

  • 台中建筑师公会到宁德市开展考察交

    图为台中建筑师公会在宁德考察交流。 ...

  •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金敏带领调研组一

    5月15日至16日,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金敏带...

  • 宁德市中医院在福建省药膳比赛中获

    为弘扬中医以食养生、以食疗疾的饮食养...

  • 宁德市将建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

    近日,市发改委对《宁德市公共安全视频...

  • 宁德市中小学招生新旧片区变化要设

    ■优质高中指标向农村倾斜 ■私塾不能...

  • 宁德时代获得IPO批文 新能源汽

    新能源汽车领域最大独角兽——宁德时代...

  • 日本推出“守护儿童”定位服务

    日本中部电力公司5月14日上线一项新服务...

  • 宁德市中医院入选省医疗“创双高

    近日,省卫计委下发福建省医疗创双高建...

  • 普京签署总统令“五月命令” 规

    ​7号,普京签署总统令,规划了2024年前...

  • 市领导陈其春、郑雷声、王金柱分

    5月14日至16日,市领导陈其春、郑雷声、...

  • 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郭学斌到赤溪

    5月16日,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郭学斌到蕉...

  • 运营:宁德市睿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:0593-2867799

    备案 :闽ICP备150022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