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宁德 > 人物 >

魏朝送:战争洗礼中幸存的老兵

2015-09-08 10:38:32 来源: 大宁网一宁德晚报

评论

\

魏朝送近照

大宁网消息 ■记者 陈翊群 文/图  近日,时值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,在周宁县咸村镇樟源村,武警宁德支队携周宁中队官兵、学生代表到97岁抗战老兵魏朝送家里看望他。看到年轻的官兵、学生簇拥在自己身边,魏老欣慰地连连点头,操着一口周宁方言嘟哝着,坐在其身旁的魏老儿子魏奶德翻译,“父亲说,今天特激动,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多官兵和学生、记者,特别高兴。”

老兵档案:

\

魏朝送获得的功勋纪念章。

魏朝送,男,1919年10月27日生于宁德市周宁县咸村镇,家中排行老二,现居住周宁咸村。1945年1月参军入伍,当年4月,魏朝送与四名士兵在三家营投诚,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六十师一七九团二营四连,当一名战士。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等战役十多场,曾荣获三等功两次、四等功一次,渡江战役纪念章一枚。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\

魏朝送左侧肩胛骨负伤。

\

魏朝送参军履历。

\

魏朝送参军证件。

训练两三天上战场 中弹险丧命

魏朝送一家三兄弟,他排行老二。抗战时期,周宁咸村并未有硝烟弥漫,村民生活较为平静。平日里,魏朝送的家人也都忙农活,他忙完农活就回家煮饭给家人吃。

1944年10月的一天晌午,魏朝送和往常一样提早回家做午饭,家里突然来了一拨军人抓他去当兵。听说要去很远的地方打战,目不识丁的魏朝送百般推脱,最终还是被抓去当了兵。

加入部队那年魏朝送二十五岁,他发现许多同批入伍的战友有的才十五六岁。他们只训练了两三天,其所在的团就被派到浙江金华地区了。

魏奶德说,其父亲目不识丁,当时接到组织任务还不知道具体做什么?随着大部队徒步数个月抵达驻地浙江金华,到了才知道,所在团必须死守一无名江边,阻止日军渡江。当时那场战役十分惨烈,整整打了两天两夜,敌军炮火没日没夜的轰炸,当时父亲的队伍拿的是卡宾枪,每人弹夹背在身上,共120发子弹。用完了,如果后方弹药没过来,必须在战场自行补给敌人火力回击。

参战时,一天只吃两顿饭,每天吃糙米伴咸菜裹腹,还吃不饱。由于兵力紧张,每次在阵地上一待就是两三天,才能轮换休整一天。

魏奶德指了指父亲额头上一个明显伤疤说:“这个伤疤是在那场战斗中父亲所负的伤。那是在一天下午,日军在进行地毯式轰炸,父亲不幸被弹片击中头部,击穿头颅骨,而后退下前线接受治疗。”

父亲曾调侃说,当时他是第一次上战场,前期只经过简单军事技能训练,只会开枪射击,心里怕得很、紧张得很,特别是耳边时不时传来炮火轰炸声响,没准下一秒就再也睁不开眼了,但上级长官又下达要“严防死守,决不后退”的命令,自己只能鼓起勇气,和日军血战到底。长官说打就打,说冲就冲,绝不含糊。

当年那场战役,日军有数次渡江成功,最终还是被夺回阵地,使日军止步于江边。虽然那场战役取得胜利,成功阻止了日军渡江,但我军伤亡惨重,仅魏朝送所在班上十二名战士,最后只剩下五六名,当时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,没有别的选择,也只能咬咬牙、含着泪把他们草草埋了。

抗战胜利 随军收押日军俘虏

那场战争结束后,魏朝送跟随部队陆续在周边参与了数次战役。

日军正式投降后,魏朝送随着部队到过苏州、扬州等地接收被敌人占据的失地,收押日军俘虏。

面对那些曾沾满同胞鲜血的“屠夫”,魏朝送心里很愤恨,但他知道国有国法,“这些人是投降的战俘,我们不能杀害他们。”

魏奶德介绍,父亲的部队每次行进到一个地方收押战俘,对方都会向他们行军礼,这是战场上敌对双方应有的礼遇。不过魏朝送所在团有一次例外,抗战期间一次战斗中,俘获了一小股扫荡村庄的日本士兵,他们手段残忍,甚至连小孩都残忍杀害,战友在征百姓意见时,百姓义愤填膺要求就地处决。几名战俘见状自杀身亡。

抗美援朝 负伤立功回国

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我国应朝鲜请求,作出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决策,毅然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加入这场战争。

1950年10月19日,魏朝送是第一批跨过鸭绿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。据魏老回忆,一进入朝鲜地界,天上飞机轰炸,地上大炮轰击,前后三年几乎每天都在打仗。

朝鲜平均海拔高度440米,山地约占国土面积80%,属温带季风气候,年平均气温8~12°C,出生在南方的魏朝送根本无法适应当地气候,加上朝鲜战争时值冬季,魏朝送一入朝鲜,耳朵、手、脚长冻疮。然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挑战,在其印象中,他曾先后三四次接到组织命令在雪堆里与敌人战斗。

当时,美军连续两三天飞机在天空盘旋,魏朝送等战友趴在雪堆里不能动弹,他们只有靠就地抓雪米当饭吃。

朝鲜战场最为激烈的战役在上甘岭。1952年10月14日,美军向上甘岭597.9高地和537.7北山高地发起疯狂进攻,双方展开激烈争夺战。一次炮弹落入魏朝送所在战场后方不远处一空地,炸弹碎片击中其左侧后背肩胛骨,至今其左侧肩胛骨隆起一个“肉球”。魏奶德说,当年战场上医疗水平比较弱,至今其父亲身上的那个单片还未取出。

1952年12月底,魏朝送负伤回国,先后荣获组织颁发的三等功两次。

晚年回乡自给自足农耕生活

1954年11月,响应国家军委号召转业回乡参加农村建设,因历史身份问题,魏朝送没有获得足够好的待遇,战争结束后至今都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回乡后其重操旧业,开始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。

现年96岁的魏朝送须发皆白,去年干农活因一次意外摔伤,身体右半身瘫痪,行动不便,经过一年疗养,精神状态恢复不错。如今魏老常怀感恩之心,他不停念叨着感谢党和政府,在老人的世界里,他选择性的记住那些让他觉得自豪的时刻,记住那段让自己激情飞扬的岁月。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新闻热词